宋佳文? 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

我来自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现在读大二,我在初三的毕业后的暑假曾经参加世纪明德夏令营,去年夏天我以辅导员的身份再次加入明德,同样的旅程有了不同的体验,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

我刚上初中的时候成绩平平,初二的时候成绩有了较大的进步,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有了考清华的梦想。那时候我自己改写了薛宝钗的诗句,在作业本上写下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清华”这样的句子。改的不是很好,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密谋高中的时候去一所更好的高中读书。因为以我当时的成绩继续留在当时的学校很难考上清华,中考的成绩我是够的,但是很不幸,志愿出了一点问题我还是留在了之前的学校。中考后不久,我们组织年级大概排在100名的同学参加世纪明德夏令营,当时我的心情特别的郁闷,因为本来心情就不好,还要带着我到北京玩,特别纠结。在北京整个的状况就是一边被北京那种政治、经济、文化气魄所震撼,一边又想自己怎么这么惨?所以其实我参加夏令营的心情跟大多数人参加夏令营小朋友的心情是不太一样的。

刚到北京的时候,我们一百多个孩子被分成了两个营,一营和二营,一个来自协和医学院的姐姐是我们营的辅导员。这次旅程给我印象特别深的,是见到的景,还有遇到的人。我是陕西人,那次夏令营是我第一次出陕西省,我当时看到了天安门、鸟巢这些之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景物,觉得有一点井底之蛙见到了新东西的感觉,特别的兴奋。北京的高校特别多,我记得当时坐在大巴车上,我们辅导员姐姐都会指着窗外说这是哪一个大学,当时觉得北京真的是一个资源特别丰富的地方。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有了一种想法,我毕业之后希望留在资源更丰富,发展机会更多的地方去闯荡。夏令营的影响其实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冥冥之中有一种思想就会注入到你的脑海当中。

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个景点,就是清华北大的校园。其实我之前对清华北大没有具体的了解,我记得当时去参观的人,在校门外排了很长的队,全国各地的人都赶来领略最高学府的风采,一走到校园里面就会被里面的气魄所震撼,以及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校园里的学生,他们在游人的眼中都是特别美丽的风景。这两所学校越是吸引我,越是美丽,我的心情其实就越痛苦、越纠结,因为高中与名校无缘,考上清华的机率特别的小,那种理想越是完美,梦想越是完美,梦想与现实的差距越让人觉得特别的痛苦和刺眼,尤其当这个梦想近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的难受。当时我记得夏令营的时候一回到宾馆的时候,我就打电话回去跟爸妈哭,我哭我在北京看到了什么,多么的好,但是我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到这里来了。

除了跟我一起参加夏令营的小朋友之外,跟我接触最多的就是我的辅导员姐姐,因为我初中的时候性格特别的内向,在夏令营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不会很主动的跟别人打交道,也没有跟辅导员姐姐交谈,但我是一个特别喜欢聆听的人,她给我讲了很多的故事,我也很认真的听,她讲了她自己的故事,讲了她如何选择协和医学院,如何选择她的专业,我听的特别认真,因为我的父母没有上过大学,还有我的老师,他们更多的是讲他们如何教我们去学习,所以辅导员姐姐是第一个跟我谈大学、谈专业的人。高中高考完之后我填志愿的时候就会想到她的一些说法,包括现在对于大学,包括专业的选择,还有今后职业的发展等等有很多想法都跟那个辅导员姐姐特别的相似。

她还给我们讲了很多其他的故事,比如说讲到清华老板的猫,讲了北大门前的狮子,我听得特别的认真,我觉得在她的讲述下,清华、北大就变得更有生命力,更加真实。我当时特别坚定了想考上清华的梦想,我甚至都能想像到自己拿到清华的通知书之后特别激动的心情。

高中怎么拼搏就不用跟大家细说了,因为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知道其中的辛酸。值得一提的当时跟我参加夏令营的时候,高中的时候都成了我的同班同学。他们中也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参加了这个世纪明德,看到了清华北大校园之后,考上清华北大的梦想变成了人生的信仰,也可以说是一种执念。

上了大学之后,我看到了世纪明德的推送,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就报名了,我终于可以像我的辅导员姐姐一样,领着一群孩子进清华、进北大,我相信当中也有人跟我一样从此以后立下坚定的梦想。带了两期团,八天的时间,我觉得在这段经历当中,我自己也长大了,我从象牙塔中的迷茫变得更有方向,更明白责任。我也终于明白了做一个可以影响别人的人有多么开心。

正领教育集团 ?2017版权所有 京ICP备00000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回龙观冠庭中心10号楼3单元401